伊拉克用米格25在伊朗为所欲为 却被F14吓得不敢靠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10 17:48

  某种程度上来讲,F-14战机是失败的产物。在20世纪60年代,五角大楼希望用一种能够进行地面攻击和空对空作战的设计取代美国空军和海军的数千架老式战斗机。结果造就了通用动力公司的F-111,这是一个双座,双引擎的高科技奇迹,它在美国空军中成为一款出色的远程战斗轰炸机。

  然而,作为一型舰载战斗机,F-111就是一场灾难。复杂,动力不足和难以维护的海军F-111B版本是由通用动力公司与航母战斗机专家格鲁曼公司联合研发建造的;它也是名副其实的“寡妇制造者”,自1964年开始建造的七架F-111B原型机中,有三架都坠毁了。

  伊朗空军F-14战斗机

  1968年,美国国防部停止了对F-111B的研发生产工作。为了研发替代者,格鲁曼公司采用了F-111B设计的变后掠翼概念,再与TF-30发动机,AWG-9雷达和远程AIM-54导弹,进行整合,并将它们装入一个更小,更轻,更简单的机身,这就是F-14“雄猫”。

  F-14的第一架原型机于1970年12月首次起飞。两年后,这款战机首次登上美国舰队。格鲁曼公司最终制造了712架F-14系列雄猫舰载机。

  1974年,伊朗以20亿美元的价格订购了80架战斗机和备件以及284枚“不死鸟”远程空空导弹。在伊斯兰革命迫使巴列维国王流亡埃及并遭到美国实施武器禁运之前,有79架雄猫战机被交付。最后一架伊朗的雄猫战机也就是第80架最终被美国海军一个试验中队获得。

  雄猫到货

  当年F-14战斗机的交付由美国国务院负责监督,大部分工作也被委托给空军。可F-14是一款海军型飞机,只有海军飞行员才有资格驾驶雄猫。最后这个任务又转移到海军:由美国海军飞行员在纽约长岛的格鲁曼工厂将全新的雄猫战机全部挑选出来,之后一次性直接飞往伊朗。

  “很少有飞行员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有机会驾驶‘闻’起来与新车完全一样的战机,”一名F-14飞行员多年后回忆到:“那是一种不凡的经历。虽然我的F-14是刚刚下线的,但它有一个伊朗指定的迷彩涂装计划。不过其机身上也有美国的军事标记、正如我后来发现的那样,这些标记在抵达伊朗后被迅速改变。当采用某种解决方案时,美国军事标志的油漆会很容易消失,从而露出下面的伊朗空军标志。“

  格鲁曼厂房的F-14

  前往伊朗的旅程涉及两条航线,先从长岛飞到西班牙的托雷洪,然后再前往伊朗的伊斯法罕空军基地,美国空军KC-135空中加油机不断的在天上为F-14战斗机提供加油补给。

  加油机的飞行员写道:“对于飞行员来说,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也令人不安。如果我们不得不转移到紧急场地,我们需要在7小时内的大部分时间里为战机补充燃油。这意味着,尽管有一些复杂的天气条件,但是每根加油管至少要进行6次空中加油,另外KC-135还不得不使用并不擅长的加油软管,以便容纳海军的飞机。”

  美国空军的飞机在加油时,是通过加油机的硬接加油管直接伸到飞机的机身中进行空中加油作业,加油机工作人员在这个过程中要负责大部分工作。美国海军飞机则采用授油管的方式加油,将授油器直接与加油机翼下燃料舱悬挂的软管式加油吊舱来加油。这种加油方式,是要由战机飞行员来自行完成大部加油工作。这对海军战斗机飞行员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为了使KC-135与F-14兼容,美国空军笨拙地将一个加油吊舱安装在加油机的授油探头上。这种软管加油装置在空中很容易被气流吹得来回摆动,雄猫战机在每一次的空中加油时都要防止被加油管砸到。

  一位参与了交付战机行动的飞行员写道:“实际上,为战机保持充足的燃油并不是F-14飞行员们唯一的压力来源,人们经常想知道,将自己绑在一个弹射座椅上7个小时不动是如何解决个人问题的。虽然美国海军为飞行员提供了尿不湿,但是有些飞行员拒绝穿上它们,而我就是其中一员。。。。。。正如我原先计划的那样,我做好准备并保持脱水状态,不打算在这7个小时内处理个人问题。因为我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这应该不是问题。”

  “然而,在F-14抵达西班牙的托雷洪后,我几乎无法向热情的空军上校致敬。在膀胱被憋到极限的压力作用下,我弯着腰疯了似的地跑到最近的厕所来缓解自己, 直到我的状态看似令人神清气爽,我才回到战机,向迎接我们的空军上校致敬。”

  在美国空军和海军共同努力交付伊朗的F-14战斗机时,美国政府也安排伊朗飞行员和维修技师接受对雄猫及其复杂系统的训练。有一些伊朗人在美国本土上课,另外的其他人则接受了在伊朗的美国承包商的指导。到1979年,美国人为伊朗培训了120名飞行员和后座雷达操作人员。

  伊朗首批F-14飞行员

  随着人员陆续到位,巴列维国王的雄猫中队正在逐步成军。但是伊朗国王对采购战机的数量并不完全满意。1975年底,巴列维国王向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抱怨说,格鲁曼公司已经向伊朗的代理人支付了2400万美元,以促进F-14的销售。巴列维国王认为这是在支付贿赂,并希望格鲁曼收回资金。

  大使在1976年1月回到华盛顿时说:“巴列维国王对美国公司代理商的腐败行为以及对美国处理问题的无效表示不满。他非常愤怒,他威胁要停止向格鲁门公司付款。”不过华盛顿也提醒德黑兰,未付款的话将构成违约行为。

  战斗中的雄猫

  即使两国在外交上有了一丝紧张,伊朗依然充分利用其雄猫执行伊朗最初想要的任务,威慑苏联的米格-25间谍飞机。1977年8月,伊朗F-14机组击落了一架飞行在50000英尺的BQM-34E目标无人机。伊朗空军少校Farhad Nassirkhani 写道:“苏联人理解了这种暗示,迅速结束了米格-25的越境飞行活动 。”

  然而,德黑兰与格鲁曼的争执仍在继续,但一年半之后,由于伊斯兰革命的干预使这个问题不再具有任何实际意义。1979年1月16日,巴列维国王流亡。

  当时伊朗空军F-14飞机中有27架也逃离了伊朗。此外,当他们准备离开这个国家时还破坏了16枚美国制造的不死鸟导弹,或者至少试图破坏它们。最终留在伊朗工程师修复了这些受损的弹药。

  伊朗新建立起来的政权怀疑其余的F-14飞行员可能存在亲国王和亲美情绪,甚至出现警方用枪指飞行员的情况出现。但是几个月后,伊朗当权政府意识到实际上还是需要训练有素的机组人员的,如果现任政府希望利用哈塔米空军基地停机坪上那些全新的F-14战斗机的话。

  F-14武器挂架

  到1980年9月,伊朗和伊拉克处于战争状态。巴格达自己的米格-25战斗机和侦察机可以突破德黑兰出动的速度较慢且飞行速度较低的F-4和F-5战斗机的拦截下冲入伊朗领空。在八年战争期间,米格-25飞机击落了十几架伊朗飞机,其中包括一架价值不菲的EC-130电子战飞机。伊拉克飞行员Mohommed Rayyan上校仅在他驾驶的米格-25上就有8架的战果。

  战争爆发时,伊朗只剩下77架雄猫战机,有两架坠毁了。由于飞行员和维护人员分散,德黑兰政府又与与格鲁曼,休斯以及美国空军和海军分道扬,大部分伊朗F-14战机都是无法使用的。但是后期,伊朗空军成功组建了60名忠诚的飞行员和24名后座雷达操作员。通过从其他的雄猫身上拆下来的部件,技术人员让伊朗获得十几架战斗状态F-14战机。

  《纽约时报》1981年12月报道:“伊朗空军的飞行员立即采取行动。起初,F-14只是充当早期预警和战斗管理平台,和不太复杂的飞机进行实际战斗。这些飞机没有被直接用于作战,相反,它们脱离了战斗并被当作指挥飞机使用,其先进的雷达和电子设备可以引导其他飞机到达目标或警告有伊拉克飞机来袭。“

  随着战斗升级,F-14被迫开始参加真实的空中战斗。八年的战斗中,伊朗的F-14飞行员声称对伊拉克战机至少取得了200次空中胜利,其中伊朗空军能够确认战果其中64架。据报道,一名名叫Jalil Zandi的F-14飞行员声称获得了令人震惊的11次空对空胜利,这使他成为迄今为止伊朗最致命的战争飞行员。

  当时伊拉克高级指挥部命令所有飞行员不要与F-14交战,如果已知F-14在该地区作战,则不要靠近。通常,只要有雄猫的存在就足以吓跑敌人。

  起初,伊朗的F-14只配备内置的20毫米机炮和远程不死鸟导弹。美国承包商没有时间为其整合中程麻雀导弹和短程响尾蛇导弹。

  正常的战术要求是F-14机组人员在距离数百英里或更远的地方向目标发射不死鸟导弹,但是没有其他武器,伊朗飞行员依靠重型AIM-54进行近距离战斗。据伊朗记者Babak Taghvaee称,伊朗的F-14在击中伊拉克飞机时,两者的距离最近只有12英里(19千米)。

  在与伊拉克的战争期间,8架F-14战斗机坠毁—— 一架被伊朗F-4意外击落;巴格达的幻影F.1战机击中三架;一架被伊拉克米格-21击中;还有两架成为了未知攻击者的战果。随后伊拉克战争结束了。Taghvaee还提到,美国特种作战部队曾渗透到“伊拉克境内深处”,以摧毁被遗弃的F-14并“防止它落入苏联手中”。

  伊朗的雄猫机队曾多次拦截伊拉克米格-25,但只有一名伊朗飞行员成功击中了一架3马赫苏联飞机。1982年9月和12月,Shahram Rostani用不死鸟导弹击中“狐蝠“。(作者署名:拦阻着舰)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新浪军事: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门户!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