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守护楼兰心未变(点赞新时代)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12 07:25

  太阳升起时,李鹏飞便早早出发巡检,站在楼兰古墓群的制高点,巡视古墓周边有无异常。
  杜建辉摄(影像中国)

  “草芽尖尖,他对小鸟说:‘我是春天’。”小李说,在楼兰,草芽见不到小鸟。而他自己,不太喜欢春天,相比因沙尘暴而待着不动,他更愿意出去巡检。

  

  小李的工作,每天是从一通卫星电话开始的。

  “哎,早上好哎,昨天好着呢。”

  “好好好,你们注意着点儿啊。”

  对很多人来说,卫星电话是个稀罕物。但小李不一样,天天在手边摸着,要是没了这个宝贝,他就是“聋子”,这里就成了孤岛。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唯一能与外界联络的就是这部电话。

  从315国道下来,是80多公里颠簸不平的砂石路;再往前,是80多公里盐碱路;接着,又走过一段尘土飞扬的土路,就到了文保员李鹏飞工作的院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文物局楼兰工作站。

  小李不小,今年已44岁,到楼兰工作站也11年了。不知谁开始叫他小李,哪怕他现在已是不折不扣的“老人”,县上的干部、局里的年轻人还爱这么叫,他都是笑呵呵地应着。

  小李不爱说话,跟他聊天,问一句答一句,说着说着就停下来,脚下转来转去的,是养了多年的土狗。这种沉默的习惯,是在这11年里慢慢养成的。

  楼兰是个闪亮的名字,很多人仰慕不已,期待有朝一日前去探秘。但在小李眼里,它的面孔却是荒凉。

  可不荒凉吗?方圆几十公里荒无人烟,风沙大的时候漫天蔽日;米肉油一个月补给一次。20立方米的水车运来清水,喝到底都变浑了。

  小学课文里写道,“草芽尖尖,他对小鸟说:‘我是春天’。”小李说,在楼兰,草芽见不到小鸟。而他自己,不太喜欢春天。“春天刮沙尘暴的时候,可能三四天都出不了门,卫星电话也打不通,只能待在房子里,啥事干不了。”

  相比待着不动,小李还是更愿意出去巡检。他曾这样吹过牛:“工作站周围方圆40公里,晚上没有手电我也能随便跑,就跟自己家里似的。”牛皮虽然吹得很大,但大家都信。

  这些年,小李抓过盗墓贼,也救过路人。平时,相比提心吊胆地防范和打击盗墓,他也遇到很多仰慕楼兰传说、前来探险却遇险的“驴友”。有一次,一位徒步爱好者从河北慕名而来,连续徒步160公里后终于看到了工作站,再也走不动了。小李悉心照顾,最后又从县上叫来救援人员,把这位体力透支的探险者送回去。

  说起巡检,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一年夏天。他骑的摩托车在距离工作站二三十公里的位置爆了胎。烈日炎炎,白天最热的时候鸡蛋掉地上都能烤熟。他不敢立刻走回去,只好躲进一个古墓,一直到晚上10点才出去。没有手电,他靠着两瓶矿泉水,走了7个小时。回来后,小李抱着水桶一口气喝了两大瓢。

  时仍寒冬,尽管戈壁滩上朔风刺骨,小李还是坚持一早出发,带上卫星电话,跨上摩托车,像勇士巡视阵地一样,威风凛凛地巡视楼兰,尽管几十公里的路,出门一趟就要花上6个小时。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12日 04 版)

(责编:袁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